你不愿意放手的样子好丑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8-01 16:19:0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点击上面蓝字 宽窄巷儿▲ 订阅公主号 




陈粒—《不灭》

- 01 -


昨天看文章时,里面有句话让我蛮动情的,“我写了文章有好几万人看到,我发了照片会有很多人点赞,为什么偏偏他不喜欢我呢”。


是的,我每天搜刮着话题去找你聊天,也总一遍遍的告诉自己“等我变得更好你就会喜欢”,我告诉了所有人,关于我喜欢你这件事,所有人都感动了,唯独你丝毫不动情。


后来,我变好看了,也变聪明了,喜欢我的人也多起来了,可还是不见他。有时干脆在心里想:老娘又不是非要和你在一起,何必非要这么为难自己。




朋友给我打电话过来说:“咱们俩说说话吧,我想不通他为什么一再出轨。我原谅了他三次,他又出轨了。”


渣男在网络上认识了一个姑娘,嘘寒问暖,两人聊天被发现了,渣男反应很快,立马拉黑了那姑娘,并且一再发誓没有下一次。


这是第一次出轨。


渣男搜附近的人,搜到一位小女孩,和人家哥哥妹妹缠绵了好一段,带着人家去看电影逛街。朋友和他共用一个苹果ID,手机相册里竟出来那两个人合影,嘟着嘴在那么么哒。渣男又一次痛心疾首,说自己是闹着玩。


这是第二次出轨。


朋友点开渣男手机进入淘宝,发现他曾经定了一束玫瑰礼盒,邮寄的地址是一个陌生的地方。她翻了渣男的手机,看聊天记录:


“宝宝,分开了但是我依旧爱你,我们和好吧?”


这是第三次出轨。


而这一次,是陌生女孩给朋友打电话宣告主权。


- 02 -


我们常说再一再二不再三,但事实往往是再一再二再三再四。


之前看有关心理学的书籍,看到过这样一个概念:


犯错的人如果没有及时受到惩罚,他们会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受到惩罚,而对于结果会抱有侥幸心理,一错再错一直犯错。


这个概念告诉我们,出轨发现第一次时,就应该立刻说分手。


朋友哭着问我:“怎么办啊?”


我说:“分啊。”


朋友满满的舍不得:“可是他对我真的挺好的。真的。我好舍不得。”


我问:“怎么算对一个人好?”


这个问题的答案,朋友脱口而出的全是两人之间的回忆。


讲真的,她本身是一个特别开朗的姑娘,上学那会儿笑嘻嘻的不停,我脾气特别古怪,她总是告诉我:“别不开心,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啦。”


可是这么开朗的姑娘,隔着一条长长的看不见的电话线,听着她的喃喃细语,不用猜我也知道,那有多难过。


我问她:“这些好和那些伤比起来,哪个让你触动更深?”


她想了半天说:“伤会让我失眠,好却不会。也许伤更痛点,但是我依旧还是舍不得。”


她让我回忆起那个陌生的我。


我说:“你还记得我那会儿吗?”


半响,她嗯了一声。



曾经也赤诚天真爱过一个男孩子。


那人和我同届,高中时代即便是雨雪很大的季节,他都会每天骑车接送我上学。有时候会心疼他,但每天早上推开门走到楼下的时候,都会看到他在等我。晚自习结束的时候,他也会在固定的地方等着送我回家。即便是他生病,也偷偷瞒着我,接送我一天都不曾断过。


他买了零食和水果不和我说,让我在我楼下默默等,我到了楼下就递给我,笑嘻嘻的说两句俏皮话:“你今天穿的好看。”然后转身就走。


学校每周一升国旗,或者举办一些节日庆祝的时候,都会把所有学生召集在操场上,隔着统一的校服,看向他的时候我总能撞到他的目光。那时喜欢顾城的诗:我们就这么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

我曾想,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安全感,也许这就是其中的一种吧。


高三的中午,我们窝在学校食堂一起吃他妈妈送来的午饭。他会小心翼翼的帮我剥虾壳,盯着我把所有的餐饭吃完。所以后来,本该长在他身上的肉,都跑到了我的身上。


学校有人为女孩摆蜡烛,我好奇的跑过去看,他不吭声,晚上让我去天台,发短信告诉我:“你回过头看。”


我回头的那一刻,远处的天空有漫天的烟火,在空中绽放又降落。我能听到有女孩在喊:“你看,有烟火啊!”


全世界都能看得见,可是只有我知道,那是属于我的。


那一刻,我特感动。


他喜欢玩英雄联盟,他玩游戏时完全都不会耽误和我聊QQ。


我好奇问过他:“网上不是说,女朋友最大的情敌不就是英雄联盟吗?你怎么还有空给我回信息啊?


他一边玩游戏,边说:“不会呀,就是有时候偶尔会输。”


我有点心虚:“那你是不是会被骂吗?我是不是也会跟着一起挨骂。”


他还是永远那副扑克脸,哼哼道:“怎么会,他们又不知道。队友总在换,老婆又没办法会换。”


高中毕业的时候,我说,如果能一起出去玩就好了。


他问我想去哪,我说去黄山。他说哪天啊?我说随时啊。


那天下午,他和我说:“收拾行李吧,大后天走。”我问他哪来的我身份证号码,他说:“和你有关系的,看一遍我就记住啦。”


后来没有去成黄山。


我无意间点开他的微信。联系人里只有一个女生,而那个女生并不是我。


我问他:“这个女生是谁啊?”


他说:“是我用摇一摇摇出来的,之前没有玩过微信,就试了一下。”


我应该相信的,毕竟他说的那么认真。可偏偏女生的头像是他前女友的照片。嗯,那个女生是他前女友。


我说:“那个女生头像不是你前女友吗?”他没有说话也没有解释。


我拿起手机要翻看聊天记录,却被他拦下来了。我说:“我只是看一下。”


他不让,我脑子里一片空白。


我说:“你走吧,我不想看到你。”然后他走了,没有丝毫的解释。



- 03 -


后来是我打电话喊他出来吃饭的。


那个女孩是他前女友。用他的话说女孩特懂事,我给他打电话时,从来不讲话,避免尴尬。他的QQ签名是我的名字。女孩不要求更改。之前我们因为她争吵的时候,她不像我那么无理取闹,而是更在意他的情绪。


我问他:“你还喜欢她么?”


他说:“嗯。”


“那我呢?”


“也喜欢。”


那顿饭没有吃就散了。


接近几天,我睡又睡不着,想又想不通,哭也哭不出来。他怎么就会好好的就又喜欢上了他前女友,什么叫做两个他都喜欢?


我问自己喜欢他吗?喜欢啊,那些好历历在目,往事似乎都还在,怎么会不喜欢。


所以后来,我给他了一条短信:“你能和她断了吗?”


他回信息:“能。”


那期间我根本就控制不住,想翻他的手机,上他的QQ,看看他和那个女孩有没有联系。找不到一次心里就会踏实一点。


不过这种踏实只维持了一段时间。后来有天晚上朋友打电话给我:“你男朋友现在在你身边吗?”我说:“没有啊,他告诉我晚上要和几个关系好的朋友吃饭,怎么啦?”


朋友沉默了一会儿,说:“我刚刚看到你男朋友和一个女生在逛街,有说有笑的。”


我的大脑瞬间“唰”的一下,匆忙挂了电话,给男朋友打过去。


我说:“你现在在和一个女生逛街吗?”他说:“嗯。”


“是前女友吗?”


“嗯。”


然后他就挂了电话,再打过去没人接听。


他和那位姑娘像两位我党的地道战好同志,我成了一名优秀的敌情局的特工队员。


我无数次发现他们有联络,他换了一个又一个的ID,就为了和前女友聊天,他把女孩放在不同的分组里,发现一次换一个组别,申请了一个又一个的QQ号码。


他把女孩在通信录的名字改成过寝室同学的名字,他哥的名字。我是忍不住的想翻他的手机,为此我们有了很多矛盾。


真的,我发现了无数回,又原谅了无数回。次数多到数不清,闺蜜都说我:“你变了,你以前一提起他满满的笑,现在眼睛里都是哀怨。你还懂得什么叫喜欢吗?”


我想了很久她的话,什么叫喜欢啊,这他妈的还不叫喜欢?明明知道这个人不可靠,明明知道这个人出轨劈腿有别的姑娘,但是一次又一次的原谅难道真的是因为相信?


不就是因为喜欢了一个渣男,舍不得分开,所以一而再的相信,哪儿是给他机会,还不是给自己机会。


因为离不开啊。所以即便知道了满嘴荒唐的假话,也依旧想再试一试。



渐渐,我也不翻看他的手机了。不查聊天记录,不过问他的行程。


因为我知道即便是我又发现了他和那个女生的联络,结果只会是他的沉默,和我的原谅。


整个大一真的是我过得最差的一段,直到后来,我和他说分开吧。


分开的时候我问:“你想分开吗?”


他说:“嗯。”


我累了。高中的时候天天能见到面,分不开,现在异地刚刚好,我们就这样吧。


他们终于光明正大在一起。


我忽然想到那句话,当一个男人同时喜欢上两个女孩时,他更爱的一定是第二个,如果爱得是第一个,他怎么会舍得让她伤心。


说实话,我希望他们永远在一起,毕竟曾经和我对抗了那么久。


像聋哑人站在暴风眼。


仔细想想,朋友何尝不是当初的我,眼睁睁看着一个对方喜欢上了别人,却舍不得放手。明明知道是什么样的一种心酸和绝望,但始终舍不得说一次分开。



朋友问我,“你能不能教我一些方法,怎么跟他聊天怎么做让他更喜欢我”。


透漏电脑屏幕感受得到那边是一个渴望被自己爱的人喜欢的姑娘,说实话蛮心疼的。对着这个问题思考了蛮久,坦白说,这种过分想讨好你喜欢的人的想法,我真的不支持。


喜欢上一个不喜欢你的人,你肯定会想,我和这个人不会有结果的,不如迟早放弃,而在你还没果断的想要放弃的时候,我又会想,我现在还这么年轻想那么多干嘛,然后又一头扑进去。


你会无限循环的把自己陷入这种矛盾中,一边把自己对他的喜欢大方的展现出来,一边又会躲躲闪闪害怕他知道你喜欢他,凌晨还在逛他的朋友圈,却在该不该点赞和评论什么之间纠结太久,更多的时候,你只是默默的逛完他的动态,最后还会在空间将自己的来访纪录删掉。


更常态的是,在喜欢他的过程中,你会变得超自卑,觉得自己不够漂亮,怀疑自己是不是太胖,你会把他不喜欢你这种现象理解为“完美的他只是不喜欢不那么完美的你”,可是哪怕你变美了,男神还是不会喜欢你的。


而用网上一句话来形容这种不被偏爱的喜欢就是:你是我的不知所措,我是你的无关痛痒。



每个爱过的人都能懂上面的心酸,八月长安在《橘生淮南》里说,“两个陌生人坠入爱河,只有一个知道这不是巧合。”


可哪怕很多人都知道上面的道理,她们还是要去喜欢,情非得已,爱也不是能控制得住的,包括我也是,哪怕我心里很清楚,赶快止损才是最正确的方法,可曾经也闷头不顾一切的去喜欢过。


在恶狠狠说出那句“不和你在一起,老娘照常可以好好活”之后,又会厚脸皮的跑回去鞍前马后的讨好,还是会有意无意把自己的好展现在他面前,心底的独白是“快来喜欢我,我这么好”。


就像我朋友喜欢一个男生,把他前女友关系好的哥们打听的一清二楚,把他几年前用的账号都扒出来,男生喜欢玩游戏就每天陪他打游戏,他和她什么都说,唯独不谈爱,暧昧过、关心过、像对女朋友般对她好过。我曾对她说:“你死不放手的样子丑死了”。


朋友却回了我一句话,“对呀,哪怕你知道你并不是非要和他在一起,你却还是想和他在一起,这才是爱情。”


当时我特想直接反驳她说这不是爱情,这是犯贱,可说句实话,究竟是爱情是犯贱,最后是圆满结局还是你死不悔改被离开,你不去经历,谁也不知道。


爱得投入时都是不管不顾的,像舒婷所说:正因为爱情常新,只要烛光燃起,你无法警告飞蛾,说危险说灼伤说前车之鉴,它是一定要扑上去的。


但经历失败,被现实从头到脚浇醒,你免不了要脱胎换骨;痴情像一场病,痊愈后不会再复发。


——我曾经也是全凭着容忍,原谅了一个男生的声东击西三心二意,整整一年,过得太折磨。后来再喜欢上谁,发现他女性朋友有一丁点多,也会立马心灰意冷,命令自己远离。



张嘉佳《从你的全世界路过》里有一句是,“世事如书,我偏爱你这一句,愿做个逗号,呆在你的脚边,但你有你的朗读者,而我只是个摆渡人。”


就像我回复留言的那个姑娘“你又不是非要和他在一起,何必非要把自己变成傻姑娘”,与其摆例子说这种做法真的不好,倒还是希望你们能有软肋也有铠甲,铠甲是自己给的。


一厢情愿就要愿赌服输,既然谁都没有窥测未来结果的能力,也不是一场注定是输局的战斗,那就干脆去爱吧,但也要记住,他喜欢你这个事说到底也是一件运气为主,经营为辅的买卖,成功和失败几率对等的事件,没得到你想要的结果也别太苛责自己没擦亮眼睛。


毕竟“你并不是非要和他在一起”,对吧。



王家卫的《重庆森林》里有这么一个片段,金城武演的233在阿May走了之后内心有一段独白:我们分手的那天是愚人节,所以我一直当她是看玩笑。我愿意让她这个玩笑维持一个月。从分手那一天开始,我每天买一罐五月一号到期的凤梨罐头,因为凤梨是阿May最爱吃的东西,而五月一号是我的生日。我告诉我自己,当我买满三十罐的时候,她如果还不回来,这一段感情就会过期。


我可以等你,但一切东西都有个期限,超过期限就要过期了,就这种感觉就像是,小时候哭闹着要的童话书,在十年后才出现在你手上,你会开心,但是已经没那么喜欢了,与其说你已经过了会因为一本童话书开心的年纪,我倒宁愿说你对童话书的感情已经过期了,一切都回不来了。



宽窄巷儿 一个文艺的公众号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愿我永远不红,做你的私人读物。”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