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探讨| 学术出版的内在动因分析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10-28 14:09:2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摘 要  

学术出版是一个国家思想创新、科技创新、文化传承的最直接体现,集中反映一个国家的文化软实力和文化影响力。但学术出版还没有成为出版者的自觉。本文从3 个方面分析讨论了学术出版的内在动因。

关键词  

学术出版;内在动因;分析

学术出版包括学术图书出版和学术期刊出版,本文仅讨论学术图书出版,即学术成果以图书方式通过出版社出版。


“学术出版是一个国家思想创新、科技创新、文化传承的最直接体现,学术出版的实力和水准是一个国家经济与文化发展水平的重要标志,集中反映一个国家的文化软实力和文化影响力”[1]。对学术出版的评价是如此之高,那是不是意味着出版从业人员就会自觉地做好学术出版呢?或者是我们的学术出版做得很好呢?我们知道,我国现在年出书40 多万种,但仔细分析之后会发现,学术著作所占比例并不高,特别是高水平的学术著作不多。显然,这与我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所依赖的经济、科技、社会等发展水平不相适应。


为了鼓励学术出版,规范和促进学术出版,,一些研究机构也出台了学术图书出版评价体系,很多专家学者就学术出版相关问题发表了不少真知灼见。但是,学术出版现状并没有多大改观。到底是什么原因呢?笔者近几年做了很多调查,试图找到阻碍学术出版发展的原因。尽管我国有500 多家出版社,但很多出版社是不做学术出版的。他们认为学术出版是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做学术出版是赚不了钱的;还有人认为出版社既要追求社会效益,也要追求经济效益,没有经济效益的事情出版社还是少做为好。所以学术出版还没有成为出版人的自觉。但是,的确也有一定数量的出版社,学术出版做得非常好,很有影响力。


学术出版的内在动因业界未必已经认识清楚。内在动因即事物发展的根本原因和内在动力。学术出版的内在动因即从事学术出版的出版人和出版企业的内在动力。外在动因来自社会方面,而内在动因则源自于企业自身。出版企业不仅是通过图书赚钱,而更多是通过图书出版实现出版人的精神追求。本文从以下三个方面分析学术出版的内在动因。

1 学术出版是出版者的精神追求

1.1学术出版是出版人的精神追求


我国绝大部分出版社已经改制为企业,作为企业,肯定是要创造利润,但出版企业的目标是二元的,还要向广大人民群众提供丰富多彩的精神产品,通过提供丰富多彩的精神产品来实现企业利润,这也是我们经常讲的出版社既要追求社会效益也要追求经济效益,而且始终要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出版人不仅有物质追求,更要有精神追求。


人民出版社社长黄书元曾经谈到,“影响当代,传之久远”就是出版人的精神追求,希望我们出版的图书在几百年后还能被摆在书架上。试想那些娱乐性的“快餐”图书能传之久远?那些互相抄袭、大同小异的教辅图书能传之久远?


原上海世纪出版集团总裁陈昕曾经明确表示出版人要有自己的尊严和底线。做好重大项目需要的不仅仅是钱,更重要的是出版人和学者对未来负责的社会责任与文化追求。他要求上海世纪出版集团成为中国人的文化脊梁。要从出版的角度普及文化,以对未来负责的社会责任做好大众出版;同时从学术建设和创造力的角度做好学术出版,不断推出能够反映学术成果、推动学术发展的好书。作为出版人,要重视学术出版,要把做好学术出版作为出版社的发展战略之一,争取每年都要出版一部分有学术价值、具有文化积累且能够传承的学术作品,从而体现出版人的精神追求。


1.2学术出版不仅是出版人的精神追求,更是出版社编辑的精神追求


2010 年第8 期《出版发行研究》辰目在“哲学的生命导师与编辑的人文关怀”一文中谈到,我们的编辑实际上掌控着我们社会的话语权,我们的编辑在事实上这样或那样潜移默化地影响着读者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编辑通过自己编发的出版物在暗示和引导众多读者按照他的选择来塑造自己的喜好与追求,修炼自己的情操与胸怀。同理,从学术出版的重要性来讲,编辑应该策划出版好学术出版物,学术出版应成为编辑的精神追求,以在编辑生涯中出版了若干本高水平的学术著作为骄傲和自豪。


2 学术出版不仅有好的社会效益,也有较好的经济效益

2.1学术出版不赚钱是个伪命题


学术出版,既是科学研究的重要环节,也是学术研究成果的具体体现。学术出版既然是学术成果的体现,那所体现的学术成果就应该进入市场,接受市场的检验。作者自出经费或通过资助委托出版社出版,仅仅印刷几十本,不通过发行销售进入市场,那只能说明这样的学术成果本身就有问题,这样的学术成果如果用于评奖、结题验收、评定职称,就更有问题。当然,这种情况现在广泛存在。书是出来了,但没有多少学术价值,经不起市场的检验,出版社自然没有经济效益,赚不了钱。实际上这不是真正的学术出版。


那么,什么是真正的学术出版呢?当然是真正具有学术价值、体现学术成果的学术出版。真正的学术出版,自然会产生良好的经济效益。


全球最大的学术出版商爱思唯尔(Elsevier)(出版超过3 000 种期刊和20 000 种图书)2011 年的营业收入超过20 亿英镑,利润高达7 亿英镑,利润率超过30%


另一个国际性的、具有重要学术影响力的学术出版集团—SAGE 出版集团,自创立以来,一直定位于学术出版,其办事机构遍布全球各大城市,每年出版700 多种期刊和1 000 多种书籍。其学术图书涉及社科、哲学、人文以及传播、艺术等近百个大类,其在全世界的知名度都表现在学术出版上。


剑桥大学、牛津大学、哈佛大学等大学的出版社在学术出版方面更是闻名,这些出版社的经济效益也十分可观,当然他们更看重的是所出图书的社会影响力。


真正有价值的学术成果,被出版成学术著作推向市场,不但能产生良好的社会效益,更能产生良好的经济效益。那些有价值的学术著作,相关读者都会表现出强烈的阅读兴趣和购买力,而且众多大学图书馆和社会图书馆也会表现出强劲的购买力。“抓一流作者,创一流品牌,占领学术文化高地”,复旦大学出版社将学术出版视为大学出版社的最高价值目标,出版了一大批高水平、高质量、影响大的学术著作,在业界享有较高声誉,并取得了非常好的经济效益。“学术的尊严,精神的魅力”,北京大学出版社推出的博雅好书,同样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2.2出版有价值的学术成果,做真正的学术出版


出版社出版真正有价值、有学术影响力的学术成果,自然能产生良好的效益,包括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对于出版社来说,要做真正的学术出版,难点在于如何判断学术成果的价值。判断学术成果的价值,不但依赖于明确的学术价值判断标准,更重要的是编辑要有学术判断力,编辑要对学术著作的价值、学术著作的水准能够进行比较和判断,出版社对学术著作价值的判断要有严格的程序。当然,出版社对学术出版应设门槛,要明确少做或不做补贴书、职称书,要立足高远,精心策划出版那些真正有价值、有水平、有创新意义的学术著作。


3 学术出版是提升出版企业良好形象的重要方面

在世界出版领域,学术出版是专业出版的主力军。学术出版不仅是出版社声誉(品牌)的重要内容,也是出版社持续盈利的版块。无论出版集团,还是独立出版机构,几乎都有他们享誉世界的学术品牌。比如剑桥大学出版社和牛津大学出版社的历史学品牌,哈佛商学院出版社的管理学品牌,普利提出版公司的“关键概念”丛书等,均在学界有着重要的影响。这些出版机构通过品牌运营紧密联系世界顶级学者,制造学术话题,引领学术潮流,垄断某一学术领域,占领图书馆市场;以版权贸易、数字化等方式抢占国际学术出版市场2


前述SAGE 公司笃信学术研究是任何健康社会的中心主题,该公司长期致力于在全球范围内传播最高质量的教学和研究成果,为作者、编辑和协会营造天然的“大家庭”,为前沿学术研究、挑战性和议题型研究提供全面的支持,能令撰稿人、客户和读者在愉快的氛围中获得知识。所以SAGE公司在全球出版界和学术界具有非常好的声誉。


我们知道,常被称为百年老店的商务印书馆、中华书局就是以学术为本,长期致力于学术出版,在读者中均有良好的口碑。


在我国出版界,大学出版社是一支重要的力量,不仅出版各级各类学校教材,出版大量市场图书,传播、普及大众文化,同时还出版若干学术图书,履行繁荣学术出版、传播学术成果、推动学术创新的使命。可以说学术出版是大学出版社的重要组成部分。


《万卷方法》丛书是笔者所在重庆大学出版社自2004 7 月以来陆续出版的一套深入、系统地介绍社会科学研究方法的系列学术图书。该套丛书是一套典型的学术著作,所介绍的方法是社会科学工作者从事社会科学研究的重要方法,已经成为社会科学各领域的学者和研究生使用便捷、内容规范的“研究方法工具箱”。但在出版策划之初,由于国内还没有系统介绍社科研究方法的学术书,出版社对这套学术著作的出版论证争议颇多。比如很多人对《解释性交往行动主义—个人经历的叙事、倾听与理解》《质性研究方法》等连书名都看不懂。出版社要求编辑广泛开展调研和论证,认真听取我国社科界专家们的意见和建议。信息很快反馈回来,专家们强烈建议我们出版社应该出版这样的一套书,开展社会科学研究很需要这方面的研究方法图书。这样出版社才决定予以支持出版。到目前为止已经出版120 多种,似乎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这套丛书的出版,出版社不仅获得了良好的经济效益,同时获得了广泛的社会好评,为出版社赢得了声誉,提升了出版社良好的企业形象。


学术出版的内在动因也许不只以上3 个方面,本文旨在抛砖引玉,引起大家更多思考和讨论。


只有我们认真研究学术出版的内在动因,把学术出版作为出版人的自觉,学术出版才能做得更好,才能与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相适应,才能更好地服务于国家创新,才能缩小与发达国家学术出版的差距。


参考文献  

[1] 邬书林. 加强学术出版 打牢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知识根基[N]. ,2013-8-16(01).

[2] 陈昕. 资本时代学术出版不再纯真[EB/OL].(2013-03-20)[2016-05-23] .http://news.hexun.com/2013-03-20/152279895.html.


作者简介

柏子康 皮胜

重庆大学出版社,401331,重庆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