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会开发布会的水果店,他或将开辟水果业的“第三波浪潮”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6-29 13:52:0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导语

他不受水果行业规模化和连锁化第二波浪潮的影响,深耕12年只开了12家门店,坚持只做优质水果,旨在挑选出用心种好东西的农夫,提供农夫和客户更多的服务。他不止于引领水果行业2.0。为创水果业的第三波浪潮——精品化,消费的场景感、仪式感、认同感,他组建“一起找农夫买”团队,专注产品内容体系建设以及品牌行销。


张 列


好果多创始人,上海财经大学金融系毕业,在证券行业干了10年,小有成就。2004年,他创业开水果店,在上海开了12家高端水果连锁店,全部分布在上海的高端社区。


定位:

顺应市场


在上海,好果多是一家比百果园、鲜丰要高端许多的水果门店连锁品牌。然而关于高端市场的定位并不是一蹴而就,而是在事业发展的过程中不断总结实践出来的,但是对于品质的追求却一直都有。


在张列看来,上海滩水果行业的第一波浪潮发生在2000年后,特点是水果大规模从街头贩卖走向专卖零售,出现了很多水果大卖场,水果的商品化正式开启。不过,它们形式很简单,就是把水果摊搬到了室内,并且明码标价,有专门的收银柜台,仅此而已。至今,各城市街边大多数仍是这种1.0版水果店。




张列创办好果多时,企图超越第一波浪潮的“简单粗糙”,碰巧成了第二波浪潮的引领者。好果多一开始定位普通大众消费群体,选址多在菜场附近。水果单价低、进店人数高,每天都很忙,工作量非常大,而且价格战频频爆发。


几个月下来,虽然开了六家店,但基本都处在亏损的状态。最终他决定拉升品质,专注高端水果。2006年初从联洋社区出发,最终立足上海,走向连锁。




到2013年水果行业的连锁店开始大面积出现,中国水果界出现了上千家规模的连锁店,以百果园和鲜丰水果为代表。这也昭示着水果行业的第二波浪潮,此次浪潮的特点是规模化和连锁化。然而,作为第二波浪潮的引领者,张列却拒绝了快速扩张,别的品牌忙着一周复制数十家门店的时候,他却跑去台湾和日本游学,选择新路径。


2016年7月,张列参加了一个新农人日本游学团,在东京参访了日本顶级水果专卖店千疋屋总店等高端水果门店。他注意到一个共同点,即溯源透明,标签上有生产者姓名和产地信息。




千疋屋已经开业180年,也是连锁店,却只开了11家店,标榜“只出售稀有、最完美的水果”。在这里,张列找到了共鸣,从好果多创业之初,他就心存“优质的一定是稀缺的”理念。东京考察之行,张列明确了好果多走向精致品牌的方向,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重新定义人们对水果的认知。


开发布会:

推动“一起找农夫买”


“让消费者知道他吃的水果是谁生产的,这是建立消费者与生产者情感连结的起点,把消费者与生产者互动起来,这是一件美好的事情。”日本考察,让张列“一起找农夫买”的概念渐渐清晰。




回到上海,张列把装修了仅三年的好果多旗舰店大拇指店再次改造。在张列看来,这一波他们俗称的消费升级,消费者将不再仅仅关心产品的使用价值,对于水果来说,好吃很重要,但是这是最基础的。消费者一定会更加关注差异化个性化,他们会更需要消费的场景感、仪式感、认同感,并产生情感连接。而这将是水果业的“第三波浪潮”。


重新改造后的旗舰店确实多了很多场景和仪式感,一进大门,两颗高耸的果树直入眼帘。一抹自然的绿,和白色的楼梯相得印章。一旁的橱窗里放置着三个玻璃缸中分别:三叶草、牛粪、有机肥,象征自然、生态和有机。




楼上十几平米的空间,摆放着十人座位的方桌和座椅,让爱好者可以在此,边吃边探讨;在店里,人们可以聆听水果不为人知的故事,听听那些默默耕耘的农夫们,告诉人们手中水果的前世今生;好果多大拇指店不仅仅是一家水果店,更是能从视觉、听觉、触觉、味觉,全方位感受水果的美好的地方,这里经营着关于水果的一切。




张列认为“精品化”将是水果行业第三波浪潮的特点。而且用户会更加关注水果背后的故事。为此,他在9月提炼出“一起找农夫买”,并在好果多旗舰店举办了一场特殊的发布会,启动了一个“支持100农夫或农村计划”,他倡议大家一起找农夫买,以公平贸易的操作,让食材消费不再是对健康、土地及农夫的剥削,也让交易不只是商品买卖,还可以是美好人情的连结。




张列提出“一起找农夫买”, 推动“支持100农夫或农村计划” 旨在挑选出用心种好东西的农夫,给到农夫和客户更多的服务,去帮助农夫们适当的扩大规模。最终目标是让更多土地走向友善耕作,让更多农夫快乐留乡。


为此,好果多组建“一起找农夫买”团队,专注产品内容体系建设以及品牌行销。详尽地透明溯源,让产品背后的人物、风土人情、自然地貌、文创产品等都可以用时尚的形式通过产品与用户产生联系。他和团队希望这样的价值观得到更多人的认同,让被消费的不仅仅是水果本身,而是整体农村形象。


不仅如此,他决定把步子迈得更大些,除了让自营的好果多门店先行先试,还将开放供应链,号召更多渠道一起来推动这个计划。


特色产品:

盐源糖心苹果和奉节肚子美脐橙


赵兴志和他的糖心苹果

张列的倡导引起了很多水果产地政府的关注和呼应,而他计划的首发项目选择了赵兴志。赵兴志是前海尔车间主任,4年前返乡回到四川大凉山盐源县,用海尔制造的匠人精神生产苹果。




盐源糖心苹果生长在海拔2300米—2700米的泸沽湖畔,号称中国高原苹果最佳生态区。种植于高原,充分享受日照,昼夜温差大,利于苹果糖分的积淀;灌溉水源则来自高原山区的雪山融水,矿物质丰富,清凉甘冽,从而形成了高品质的糖心,甜度亦大大超过一般苹果。它最大特色就是糖心,含量能够达到30%-60%。赵兴志自信自己种的盐源糖心苹果,与新疆阿克苏冰糖心苹果,有的比。


据了解,赵兴志带领村民们转型种冰糖苹果,实现了从烟草村向苹果村转型的历史进程,不久前还被委以村委代理书记的重任。对比以前,赵兴志感慨,种苹果能给家乡农民创造福利,现在做的事情比当海尔车间主任社会价值更高。但在海尔工作的6年对他来说也是一笔财富,精细化管理及海尔企业文化,让他自信满满:“既然海尔产品行销世界,那我种的盐源冰糖苹果也必须走出大凉山”。


张列组织邀请人们一起来支持像赵兴志这样的新农人,同时号召大家一起来寻找身边那些关心自己、关心环境,关心生产者的新一代消费者,集结消费力,实践友善环境的消费意识。


孙开洲和他的肚子美脐橙

孙开洲,奉节脐橙生态种植的领导者。12年前,他放弃公务员的工作,扎根土地,依照种养殖循环的自然农法,让果园生草,在果园里养牛吃草,再用牛粪加工成有机肥,不仅满足了自家果园的肥料需求,每年还向周边农户销售有机肥5000吨。




孙开洲的自然农法,不仅降低果园的投入成本,还使得土地更肥沃,脐橙品质更好,并于2015年12月拿到了有机转换认证。孙开洲说,坚持用牛羊的粪便作肥料,只因小时候父母的传统施肥方法种出的果子特别好吃。他的一切努力,不过是找回小时候的味道罢了。


正是孙开洲的自然农法打动了张列,他的做法不仅降低果园的投入成本,还使得土地更肥沃,脐橙品质更好,并于2015年12月拿到了有机转换认证。孙开洲也将成为奉节脐橙生态种植的领导者。


孙开洲的橙园座落在奉节县白帝城不远处的山坡上,所在的乡镇叫草堂镇,因有杜甫草堂而得名。唐永泰年间,杜甫(字子美)被贬至夔州(奉节古称),曾在这里当官,写有“园柑长成时,三寸如黄金”之诗句。与张列的“碰撞”,使得孙开洲的橙子有个既有文艺范、又接地气的名字——“肚子美”。




11月14日,张列在好果多旗舰店特别为孙开洲策划了一场奉节脐橙肚子美橙品牌发布会,邀请孙开洲从重庆飞来上海,与好果多的消费者面对面,讲述自己种植脐橙的酸甜苦辣。


并且,还邀请了重庆市奉节县脐橙中心副主任向力、天下星农创始人(褚橙策划人)胡海卿、与马云一起去华尔街见证阿里上市的梅子桃源创始人王梅等30多位嘉宾相聚一堂,共同见证一个新的农业品牌的诞生。




如今,孙开洲已闯过创业的难关,他最自豪的是,消费者为他的橙子送上“固体橙汁”的美誉。他下一步的梦想是,再建两三个类似的园子,让他们那儿成为生态果园地,让更多的农民可以参与到这个良性生态循环农业中,把养殖业和种植业结合起来,带动更多的农夫,推动整个产区向友善耕作转型,让更多人受益。






水果店看似不是农业的范畴,其实不然,它是水果销售至关重要的端口。张列的“一起找农夫买”,不仅仅是一场买卖,更是一种生活价值与态度,是一场乡村再生运动。让农村和城市互动起来,情感连结起来,城市消费者透过共同购买让乡村凭借其优势农业发展起来,可以带动更多年轻人快乐留乡,崛起一批新生代农民和新农人。张列无疑做的是一件让“生产者有活路,消费者得安心”的双赢事业。

本文参考致富帮



文章投稿/转载/自媒体合作请联系微信:18186233709

业务咨询/商业合作请联系微信:tudouge197801




追寻源汁源味农产品

体验源汁源味农生活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