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你兴了,有时我们最盼见到的人就是警察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9-12 10:36:0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题图来自电影《解救吾先生》


文/六神磊磊

我有不少关于警察的不好的记忆。从小时候就有。


才几岁时,记得我父亲开车被外地交警拦下,硬说车灯亮度不够,要罚款。


当时,我心慌慌地站在高高的车轮边,看着无奈的老爸,也看着对面那张无比牛气的脸。我不知道车灯亮度够不够,但是我知道,那不是捡到一分钱可以交给他的叔叔的脸。小小的心灵里,从此留下了一段阴沉沉的记忆。


写专栏以来,由于批评阿sir们,打翻过不少友谊的小船。


去年,因为写了一篇文章批评警察,说话比较刻薄,打击面也大,有些做阿sir的熟人也受不了了,跑来撕我:“你们媒体里也有败类,也有 ‘浓眉大眼的好青年’,你怎么不一棍子全打死?”


不过今天,我不是来吐槽的,而是要在这里帮一个警察说句话。


他叫做陶佳,34岁,是安徽人,为了妻子转业到重庆做了交警。前几天,他被人砍死了。


砍他的人姓严,是一个驾驶员。根据已经公布的信息,这位严某29号上路开车,在起步并道的时候擦挂了一辆直行车。第二天处理的时候,陶佳认定严某全责。


然后让人惊呆的一幕发生了:严某突然从包里掏出一把菜刀,砍了另一个司机和陶佳。于是陶佳就这样死了。


如果仅仅是这样,那也罢了,让公检法处理吧,我们可以继续读金庸。


但是我看见,在一些新闻客户端,网民对这事儿的评论许多是这样的:


“交警如不过分,那位师机会好好去砍交警。我只能说砍得好。”(句中错字原话如此)


“……不然人家无故的砍你,我只想说,砍得好!”


“英雄,干得漂亮!”


对于这些铺天盖地、漫山遍野的评论,先说一句话:


大家知道低弱愤青的一大共同特点是什么吗?就是慷他人之慨。


攻下某某岛!但是我儿子不能上阵;抵制某某货!然后咣咣砸别人的车。


那些喊“砍得好”的,觉得解气是不是,觉得过瘾是不是?可严某帮你解气了,你替人家被刑拘吗?你替人家受审吗?人家老人上你家住可好?人家孩子以后上学、找工作你管吗?


就算你的见识有限,非觉得严某是黄继光,非觉得他的行为是堵枪眼,但黄继光的战友也不会喊“堵得好”啊。他们也得流着热泪,喊着牺牲战友的名字才对。


又或者,哪怕是江湖黑道上,有弟兄把自己前途性命豁出去了,替你砍人出气,你也不能喊“砍得好”啊,也得说声:兄弟走好,你父母孩子我给兜着云云。


所以我们推导出一个结论:


这种光喊“砍得好”的人,你固然对不起警察陶佳,你也对不起严某。这类人,是正邪两道都不能容纳的渣滓。


我理解有不少人不喜欢警察。


作为一个年高德劭的政法记者,我深度、深刻、深邃、深入浅出地了解他们一些人的毛病,知道有一些人形象不好,知道其中一些人的勾当,也明白多数警察每天大致做什么,顾虑什么,烦恼什么,忌惮什么,无所谓什么。


一些喊“砍得好” 的人,相信他们可以立刻说出几百字、乃至上千字的亲身经历、或是耳闻的故事,都是在警察那里遭遇的不快。而且,我们也都还记得雷洋的故事。


但是我们有什么凭据,哪怕有一点点靠谱的信息,可以推导出被砍死的陶佳是坏蛋?可以让我们怀疑,陶佳有枉法徇私?


哪怕你有一万字要喷,也应该等一等真相。一帧清楚的画面都还没有,你就撸完了,猴急什么?万一出来发现是风光纪录片,你后悔吗?


“没做错怎么会砍你?肯定是责任认定不公!肯定是收了对方当事人的钱!肯定是执法态度太差!被砍活该!”


这样的话,让别人去说。我的读者、我们喜爱读金庸的人、我们尊重“侠义”两个字的人,不说这些话。


有一份理、才能讲一分话。金庸的侠义小说都白看了吗?遇到一个败类、两个败类,就可以株连一个群体?魔教中坏人不少,张无忌还要救锐金旗呢!


有时候,我们最期待见到的人,其实是警察。


就讲一个我最近遇到的事情吧。


上一周,我跟着别克寰行中国的车队,自驾跑了一趟滇藏线。沿途塌方、落石不断,各种大堵车。


一路上遇到的车中,低素质的驾驶员整群整群、整窝整窝出现。比如碰到关卡、限行,守规矩的车都靠右停着排队,却永远有人加塞、逆行,然后和对向来车挤成一团,把交通搞乱到无法收拾。


在西藏芒康,一次大塞车,我指责了两个加塞的人,他俩牛哄哄地对我吹胡子瞪眼。如果不是有个车队,感觉他们还要和我动武。


那个时候,我们这些无奈的老实人最期待看到什么人呢?就是警察。


芒康的警察出现的时候,是我一天最开心的时候。他们鸣着笛,一路把加塞、逆行的车逼回去,然后来回巡视,保证左道畅通。


现场有一辆牌号2222的奔驰,加塞了不服指挥,不肯退回去,还对警察说:我和你们上面领导说好了,要让我们先过的。


藏区警察的回应很简单——扣了他的证。


2222的驾驶员怂了,顿时感觉自己被掏空,追在后面问:哎呀,真扣啦?那我怎么办?回头我到哪里去找你?……


我们车队的电台里像广播日本鬼子投降一样广播了这件事。那时候,我是开心的,是喜庆的,是猥琐的,我希望2222被搞到越怂越好。


在那种地方,键盘侠和愤青都帮不了你的。甚至,那些疯狂加塞的驾驶员里面,有没有平时的愤青?有没有在网上高喊“砍得好”的人?我猜也许是有的。


前不久土耳其政变,有平民流血。一个同学在朋友圈里发了他土耳其使馆同事的一段话:


“国外一夜战火惊魂,你才能深切感受到……安详的睡梦是多么的重要。这种最基本又最被渴求的安全保障,是世界上多少人羡慕的。”


这位老兄后面还有一段话,我不赞同。“子不嫌母丑”,对不起,我不能接受这种比喻。为公众服务不到位的地方,不能用“子不嫌母丑”这种鬼话搪塞。


但是前文引的这段话,大抵是不错的。在多数国人的尚能称为安详的睡梦里,有一份警察的功劳。


我生活在这个国家里有三十多年,报道了他们也近七八年,我了解他们不比你们少。这个群体,也包括其它的医生、护士等等群体,还远没有糟到可以被不讲凭据地最恶意揣测、可以在殒身于岗位的时候,还被一群群的人高喊“杀得好”。


不理解的人,可以翻翻历史,翻翻各种材料,如果这些都看不进去,至少可以翻翻金庸的通俗小说——又恶又蠢的庸众捣的乱,有时比他们痛骂的恶吏还要多。西华子、丁敏君,你以为是什么好鸟吗?


往期文章

郭靖的普通一天:做“国民偶像”有多难?

令狐冲也曾经是个大愤青



这是我们“寰行中国”在西藏的图片

红车后面是我的车,好吧太小看不出我气质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