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丁 | 让笔尖说给洁白的纸听(组诗)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9-11 12:28:24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长江诗歌公众平台

《长江诗歌》纸刊选稿基地

每月一期,至今已出161期

不薄名家,尤爱新人。

只要你有好稿件,我就舍得大版面!


作者简介


笔名乙丁,本名付平,现就职于重庆市垫江县农村供水管理站。高级工程师,重庆市发改委评标专家库成员,重庆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垫江县作家协会副秘书长。发表小说、诗歌、散文、报告文学作品30余万字,编纂专业志7部350余万字。



长江诗歌出品


让笔尖说给洁白的纸听(组诗)


 

冬天与你一起去旅行

 

与你规划了许多年

像政府规划桂溪河整治花了十年

像国家规划三峡水库建设花了几十年

像著名画家规划一幅旷世杰作,花去了一生

与你一样为了谋生,各做各的事情

与你一样为了有一个好的前程

像孙猴子为了唐僧师傅,去过许多许多地方

有的像地狱,有的像人间,有的像天堂

最后,与你都回到了大唐盛世

纵然与你都是两手空空

仅余下的,就是与你有一个约定

冬天,与你一起去旅行

 

与你去的第一个地方,叫康定

与你刻骨铭心的是少年时的情歌

与你去的那个地方该有一场大雪

一边唱情歌,一边在雪天里漫行

尘世的自狂,尘世的失落,尘世的哀愁

都会一一地洗净,不再染一粒铅华

都会成为一个仙男,一个仙女

哪怕是一起白了头。与你来的时候

是一场小雨,与你走的时候

还是一场冰雹

 

与你去的第二个地方,叫成都

与你都写了许多的诗歌

与你都渴望像诗圣一样写出一首

茅屋为秋风所破歌。都来一句

安得广厦千万间

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不说流芳百世,流芳一个不大的县城

心里也会感到不枉度一生

来的时候杜甫草堂被雾霭全覆盖

只模模糊糊地看到一个不全的堂

与你也忘记了现在的城市和乡村

随处可见空巢

 

与你去的第三个地方,叫故乡

与你都熟悉的山山水水,树木花草

与你同时到达的时候是一个停电的夜

仿佛明月到体育场的夜巴黎唱歌去了

仿佛星星到银河去看第三百个奥运会

比赛裸体游泳,认为北斗七星都会拿到冠军

仿佛男女老少都去了世外桃源

留下黑暗,留下随处可抓住的安宁

留下与你,又各奔东西

 

孤独的书法家

 

让一支毛笔的笔尖

说给洁白的纸听

 

那声音黑黝黝地泛亮

在简陋的木桌上

有秩序地排队

 

在昏暗的灯光里

只要笔尖向上一翘

那声音就跑出了窗子

 

奔向沉沉的夜

 

昆虫

 

蚕食时间的昆虫没心没肺

尽日在草丛里鸣叫不休

他们的肚子是一个无底洞

 

他们像士兵一样将口号

画满石头;粉饰在鲜红的

苹果里;还有朵朵天堂鸟

 

他们坐着那艘泰坦尼克号

去五湖四海观光

去广寒宫逍遥

 

侍女是晶莹剔透的露珠

多如牛毛,滴落地上的时候

连一个名字也没有记下

 

一只山羊

窥视他们的生活

折断了眼光

 

冬天的脚步

 

像满脸黑黢黢已过五十岁的袁二师傅

起早摸黑,从明月山的背后拖回

一车车满载的煤渣,送到页岩砖厂

焚烧时,噼噼啪啪暴发的欢叫

像张大叔从鹞子岩的山上担下几十个

鲜白的胖萝卜,在雪花满天飞的丑时

摞下挑子安顿在北门农贸市场门口

蹲下身子,吧哒吧哒抽起水烟的旋律

像隔壁家的小黄瓜老早起来打着寒噤

忘记了爸爸妈妈在昆明市打工

得不到工钱,回不了家过年

专专心心地背《岳阳楼记》的样子

像程律师为一个错案通晓达旦

一次次翻阅案卷

那变黄褪色的纸片

倒过一页又一页的沉重

像邹画家画一根竹子

画了几十张檀溪宣纸都不满意

总是表达不尽高风亮节的人生

而嗯了一声又一声

像古藤寨的吕书记

对进村入社的公路硬化算了几个星期

分摊到每家每户的费用究竟有多重

有多轻,敲起算盘时的当当声

像遮天蔽日的鸦雀无声

等待开一个惊世骇俗的大会

只有淹没了天空的雪花

绘声绘色地飘零

像几粒黄灿灿的种子

潜伏在泥土的肥沃里

只等时机一来临就拱出地面

来一个春满人间的哄哄声

 

一只麻雀

 

那一个猎人在黎明时

走在明月山顶的弧线上

肩上扛一把猎枪

脚上套一双筒靴

压得明月山弯下腰

凸起的那一棵大树

能盖住两只狮子

一夜间的所有梦想

 

那棵树的树冠里

装着几百只麻雀

猎人瞄准,揿动扳机

轰地一声巨响

几百只麻雀飞走了

只有一只掉在地上

瞪起黑光闪闪的眼睛

 

瞧猎人那沮丧的样子

像一枚发射不出去的炮弹

临死的那只麻雀还在嘀咕

你为什么站在这里

东张西望

 

无字

 

那一种生活像个大皮球

你只能在球中

规规矩矩地过日子

 

那一种生活像一只鹰爪

在你的眼前抓挠

你只得闭下眼睛,装傻

 

那一种生活是一群

在原野上叫嚣的猫

你还得提防混乱你的思想

 

那一种生活是一块石碑

专有人……注视它的碑文

 

没有人间烟火

 

鸟的路在天空里

那些路没有界线

每一步都没有尘埃

那些路

都是中国古代的诗集

诗行之间的空白

掠过鸟的影子

 

鸟的家挂在树枝上

鸟的家并不漂亮

既不是别墅也不是高楼

鸟可以随随便便地

把家扔掉。然后

落在另一棵树上

 

阳光流向鸟的家

鸟儿像在吸热乎乎的乳汁

鸟儿飞上枝头

时时蹦出

一串月亮似的鸣叫

鸟儿的生活

没有人间烟火

 

云朵,裸露天空

蓝蓝地

像婴儿的啼哭

 

雷雨

 

狠毒得要命的太阳躲起来了

风,沙沙沙地响

云,从四面八方聚在一起

商量

 

咔嚓一声

雷电交加

 

下大雨了

江河暴涨了

世界混沌了

 

条条船泊在了港湾

要远行的人

在屋檐下叹息

农院里鸡飞狗跳

树林里的小麻雀

在哀鸣

 

多少命运

在雷雨中穿行

在穿行中改向

 

最后

雨停了

蓝色的天空上

仍是那狠毒得要命的太阳

 

亡灵在歌声里远行

 

出发了。苍凉、幽婉、动听的哀乐

向九弯村的山山水水铺天盖地而来

村民们像有话要说却什么也说不出

抬头望天,一脸迷茫

 

出发了。老石在歌声里远行

乡亲们没有一个知道老石的家在哪里

只晓得他死在九弯村的一个大石场里

只晓得他是远方人,没有妻子和儿女

 

出发了。这次出发

是老石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

乡亲们晓得老石已过了一个甲子

不晓得......他要回到哪里

 

垂钓者

 

明月山内槽镶嵌一座水库

白发老头儿坐在库尾岸边

胯下伸出一根长长的钓鱼杆

从大到小……小到一根线

垂入水中。浮标是分界线

 

老头儿的眼睛只干监视的工作

看水上的浮标动还是不动

一条鱼……像上帝的安排

一动不动地看白发老头

看他一动不动。另外的鱼

 

只抚摸了一下他的钓钩

就轻轻地走了。就进行他们的交谈

谈他们的爱情,谈他们的国家大事

只有那一条鱼看到最后

老头儿一无所获。老头儿风雨无阻

 

那年冬天的雪融化后

老头儿再也没有来过

老头儿的屁股坐的那个地方

荆棘丛生,传出蝈蝈的悲鸣


露珠儿

 

你的梦是无语的花朵

小鸟盯住你清亮亮的影

目光越拧越紧

 

在草叶上

你说了一句什么

就倏地溜了


关于我们

首席顾问:于    坚  王明凯  师运山  

                   张    华   赵宁章  重    阳  

                   梁上泉   章锦水  傅天琳  

                   蒋登科

创刊日期:2003年3月18日

主       管:中华新韵学会    

协       办:中国青年诗人协会    

                   中国作家记者协会

                  重庆巫山县作家协会

电  子  版:http://cjsg.ceepa.cn

投稿邮箱:cjsg2003@126.com    

                     cjwx2003@126.com

主编微信:13967919539

出版周期:纸刊每月18日出版。




赞赏声明

       打赏纯属公益行动,自愿参与,量力而行。稿件所得款项50%将作为稿酬支付给作者,优秀稿件入选《长江诗歌》纸刊,每月一期,用稿量大。另外50%,我们将投入到《长江诗歌》纸刊出版事宜当中,主要用于补贴昂贵的印刷及邮资费用。如果相关作者发现自己的作品被人打赏了,请加主编微信,并说明情况,告知真名,我们会严格确认。原则上一个月一结(每月5-10号,结上一月的打赏,我们会及时与作者取得联系,联系不上的作者有劳主动与主编取得联系)。不愿自己作品被人赞赏者,来稿时请注明。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