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岁开始练习声乐,他却成了罗志祥和刘若英的老师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6-29 14:06:2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12

Blue Net China

采访:Jason Cui

内容编辑:Lynn Yang

制作:Wendy Xie


Peter Lee: 

20岁开始练习声乐,

他却成了罗志祥和刘若英的老师

Peter Lee 李文智

李文智(Peter Lee)老师毕业于Hopkins的Peabody学院。他从进入大学后才开始学习声乐,从台湾来的他基本不会任何英文,却凭着自己的努力取得了优异的成绩,同时熟练掌握了假声男高音的罕见唱法。现如今的他除了活跃在声乐舞台上之外,还从事着现代流行音乐的相关工作。

Q

听说您刚来美国时对这里一点都不了解,而且英文也基本不会。是什么样的原因让您远垮重洋,跑到美国来学习?

当时Peabody有个非常有名的管风琴教授,叫做John Walker。他来台湾时无意间听到了我的声音,觉得我很有潜力,于是就推荐我到美国来念书。当时我就答应了,没特别想太多,因为觉得有人愿意带我去读书是个好事。那时候也挺傻的,不像现在的留学生,申请的时候什么都会去问问。我完全不知道出来会遇到什么样的问题,不懂在美国这样的环境里会发生什么。那时候我英文也不是很好,也不可能了解很多关于美国的事情,好像现在的学生一样花点时间去research,我完全是无意间傻傻地来了。


Q

声乐、乐器通常给人感觉门槛比较高,很多都是从小就开始练习,您在去大学之前没有受过任何专业训练,这又是怎么克服的呢?

我觉得天赋和环境都有一定的原因吧,因为我的家人很多都在从事古典音乐、美声或其他器乐的工作。从小在这样的环境长大,加上我的妈妈也是音乐老师,各种各样的影响都有。我觉得自己一直是在比较自然的环境里学习音乐,自己一直很喜欢音乐而不是被强迫的,不像许多亚洲孩子一样是被迫地去学习。在那样的成长状态下,我的老师认为我的身体也保护得很好,没有被破坏。对声乐来说身体的状况很重要,我在身体和器官都发育健全之后再去学反而还不会受伤。在保有这样的条件下再去念书,其实是一件好事。

Q

您专攻的领域是巴洛特时期的假声男高音,这和当初管风琴家发现您的声音比较适合这种唱法有关,还是后来您专门选了这个领域?

这个领域是我从小就会唱的,只是我不晓得这是什么,也从来没有人告诉我这种唱法叫什么名字。在中国现在也只有一个演唱家是用这个声音演唱的。我被管风琴家John Walker带出来的时候只是知道我唱歌的声音不错,质感不错,带我出来学声乐,并没有说学那个。其实我除了唱假声男高音,我也唱男高音。当时我两个声音都有考,我在考Peabody的时候他们还很意外,怎么有人能唱两个这么不一样的声音。简单地说,男高音和假声男高音里一个是男声,另一个是音质接近女声的声音。

Q

您现在有做一些很现代的音乐选秀节目,主要是流行音乐节目,比如谁是大歌神,星光大道等等。您又是怎么样从假声男高音转换到这个领域的呢?

我小时候认识一个音乐制作人,叫马玉芬,他在中文流行音乐的制作领域中是相当有名的制作人。我们曾经有一段时间失联了,后来我刚好回台北演出时在机场碰到他,他听说我在欧美有做美声的寻回演出,而我下一场演出刚好又在台北,于是便邀请他去听。听完后,他问我能不能去教他的流行歌手发声。

那个时期我教的几个歌手比如陶晶莹和小胖都是台湾比较有名的。小胖在美国上过Ellen Show,所以美国可能也有的人知道他。一直到现在,罗志祥,丁当、戴爱玲,张宇和刘若英都是我的学生。他们来找我主要是因为他们认为我的美声的底子或许可以帮助他们,我做流行音乐节目的时候制作人很多时候也需要我去教。我教的大多数都是呼吸,唱歌不论唱什么style,美声、流行都一定得会呼吸。呼吸是唱歌的基本功,就像功夫,不论哪个门派,都得要蹲马步,马步扎得稳,不论哪个门派的动作都能做。只有足够稳定才能够有动作有技巧。可是当你的马步不稳时,不管唱什么腔调都是不稳的,所以很多歌手到我这里都要从头开始学习,后来才去考虑技巧和诠释。

歌手的唱法都很不同,比如丁当和刘若英是完全不同路线的歌手。但是不管是腔调型、说话型、内容型、还是什么其他类型的歌手都需要把呼吸做好。进入流行音乐圈也是因为当时星光大道正在播出,我教的歌手正好是最后的前三名,所以就刚好把我的名字打响了,所以渐渐地就开始在行业里变得有点知名度。后来陈楚生和公司请假从北京来Baltimore来跟我学习两个月。一直到后来,中国好声音的前十名也会跟我上课,就这样慢慢打入了这个圈子。

Q

您现在一边在教流行歌手,另一边还有自己的美声唱法,给人感觉是两个不同的领域。长远地看,您有打算明确在一个领域上的想法吗,还是两个都试着兼顾?

假声男高音和男高音虽然都是美声,但是唱法完全不同,一个比较柔,需要用很多气,另一个比较集中,需要穿透性共鸣,差别是很大的。在Peabody时,很多老师建议只选一个,专心地做一个好了。

声带是肌肉,肌肉是有记忆的,对于两种不同的唱法,一定会很难让它同时维持两种不同的记忆。当时很难决定到底唱哪个,放弃哪个,所以说先练练再来决定。所以当时这两个唱法同时都有某种程度的进步,后来老师发现两个唱法对我都没有太大不好的影响,也就继续练下去了。去年我在亚洲做了巴洛特的巡回演出,带欧洲的乐团在台湾、日本演出,当然过度的使用会有某种程度的损伤,我倒是觉得没有太大的影响。假如我下个月演出,这个月就会少接触流行音乐的声音,让自己休息。自己了解自己的身体和状况的话就可以控制好让自己用健康的方式唱,不论是美声还是流行。所以,总的说起来一定会有影响,但不至于因为唱法不同一定要放弃哪一个,除非有什么其他不可控外界因素导致。

Q

您在大陆有很多音乐工作,您对于大陆的音乐创作环境,包括优秀歌手培养,与台湾相比有什么区别呢?网上有人认为大陆,包括中国好声音有好多内幕,有很多做秀的成分。您是怎么理解这些状况的呢?

大陆很大,不能说我全看过了。但以我看到的经验,我现在每天都有五十几人从各个地方来我在北京的办公室面试,海南岛、三亚、黑龙江,什么地方都有。每天我这手一握下去可能全国各省份的人都握了。很多都是从音乐学院来的,重庆音乐学院、四川音乐学院、中央现代音乐学院……各地的都有。我觉得他们都有个共同点——我不知道这样讲公不公平——但我所接触到的学生和老师都还不够国际化。环境对人的影响其实是很重要的,就像说为什么大家要来美国,来到这么好的学校。大环境所提供的视野肯定让我们有更不同的看法,能够让我们学到更多,所以对人来讲是进步的。在中国是各个省份来北上广深这些大城市念书、工作,但在美国的一个好学校,可能有全世界的人在这里学习。当你在不同的环境里学习、看到不同的视角,你的同龄人的竞争力给你带来的压力,会觉得在这边是完全不同的境界。

当我回到家乡,我或许觉得现在的年轻人有那么一点点可惜。在台湾,在大陆等任何地方似乎有这样一些人,或者是因为环境的关系,或因为老师的关系而并没有给他们正确的观念或正确的方法。比如呼吸,恐怕我教了十个学生,九个都不太会呼吸,只是为了这个节目而来。这里我没有在说业余的选手,这样不公平,但音乐学院出来的或称为歌手的,总应该会呼吸吧。但总体来说我感觉大多数人这个能力还是不足够,很有可能是因为我在国外这么多年学习和演出的经验让我有一些比较高的要求。

我在国外十八九年了,从大学开始,两个硕士、一个博士,演出和教学,这些都是无法取代的经验,对我的人生是很重要的事情。反过来看,我们才应该回到亚洲,多多把我们所学分享、教导、传承给更多的年轻人。我本来想做选秀节目这工作会无聊,我每天坐在办公室,我要在短短的几分钟听他们的声音并决定他们能不能上节目。面试的时候有一些是音乐学院或歌手背景的,我问他们这首歌熟不熟,现在声音可不可以唱之类的问题时,总会有人说“这首歌我不熟”或“早上声音没开”,如果是业余的我也不会再说什么,但如果是职业的,你知道今天是来面试的,这点东西做不好怎么行。浙江卫视的节目是很重要的一个平台和机会,平常想上来都不见得有机会,今天有机会上来,有面试的机会,而且只有面试好了才能上节目;有机会了却不好好的把握,如果早上声音不好,可不可以早上六点起床热身,准备好声音再来参加严肃的面试,而不是十点起床,十一点说我的声音还没醒太早了,来到这了才说声音没准备好,这样的态度是有问题的。这时候我通常也会告诉他我的想法,如果是音乐学院的学生,如果下次有面试的机会,请你千万准备好,因为机会可能只有一次。全中国有多少人在排队等机会,你有了这个机会就应该好好把握,作为专科学生是应该做得到的,但你是专科学生没做到,搞不好有些业余的比你更认真更有态度反而能拿到这个机会。我将这些观念分享,让他们以后或许受用到他未来的人生观,也是个不错的方式,对吧?

Q

您在Peabody的经历中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对现在的年轻人有什么建议?

第一,对于以前的年轻人来说,很多时候都是准备好了再去等机会,而现在这个时代我觉得需要更主动一点,机会不会自己来而需要自己主动创造。总不能说念完书天天窝在家里等着工作找上门,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肯定是需要出去尝试,递简历,争取一些小的机会然后渐渐成为更大的机会。这个年代已经不是一个拿着一张好文凭就一定能得到机会的年代了。很多人可能有很强的能力但是不一定把握到了机会,这都是很可惜的。第二就是一定要好好准备,当准备好了而机会刚好上门的时候就能够抓住它。就像刚刚面试的例子一样,如果选手准备的很充分又唱好了,那么他就有可能留下来。

我在Peabody念了六七年书,大学开始的时候因为不会英文每天查单词学习,过的还是挺充实的。那时候我也很傻,advisor一个学期给的26个学分全拿了,而我不知道其实可以只选一部分。当时觉得自己从亚洲过来,一周学个20多个小时也不会太难,但是后来发现自己英文跟不上的时候才知道完蛋了,所以只能每天认真的查单词,上课,和准备。到了大学毕业的时候一共修了260多个学分,比要求的多了不少。学校硬是给了我更多的奖学金,让我两年内念完两个硕士。当时我就想,大学一学期26个学分我都念完了,两年念两个硕士十几个二十几个学分念完感觉都还好,所以就这么念下去了。后来硕士念完又多了不少学分,我就拿这些学分抵掉了博士的30多个学分,所以再读了3年就把博士读完了。

在一个好的学校的环境下成长是一件很愉快的事,Peabody的琴房是不锁门的,所以经常能看到有人半夜两三点都还在练琴。这样认真的态度可能在国内会比较少一点,大家可能都安于现状,从来没想过说这个世界上竞争会这么大。这么说不是让大家小看自己,而是希望别小看这个世界。别小看自己是说能不能做到不能靠想,天天觉得这个太困难那个太麻烦,最后往往是自己把自己的门给关上了。我现在带去大陆做 谁是大歌神 这个节目的时候带的助理全部是星光大道的选手,我想让他们看,让他们学习。因为参与这样一个大节目是有很多细节要关注的,从开会到彩排再到制作的过程中都有很多可以学习。我认为当一个好的歌手和好的制作人都需要了解很多细节。我不是从一开始就知道怎么做节目,而是在做错的时候去想怎么办,通过这个过程来慢慢积累和学习。所以很多时候机会都需要自己准备,眼睛多看,多听。


-Blue Net China-

December 05 2016


采访:Jason Cui

内容编辑:Lynn Yang

制作:Wendy Xie

特别鸣谢:Peter Lee 李文智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