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陈晶——携带音符的音乐精-灵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11-14 16:25:5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张雪峰

音乐,看不见摸不着,如清风,如花香。它可以是霸气凛然的十面埋伏,也可以是凄婉哀鸣的二泉映月,它可以是跌宕起伏的梁祝,也可以是随性洒脱的高山流水。它没有怀抱,却可以带来温暖,它没有铠甲,却能让人变得坚强。或轻缓如细流,或翻涌如海浪,有时候像母亲的手,有时候像渗人的刀。每当一段优美的旋律响起,便让人对作曲者肃然起敬。是一种怎样的魔力,才能让冰冷的乐器感染心灵。

陈晶,一个八零末的音乐精灵,一个坚持初心的作曲硕士研究生。十二年的专业作曲学习与研究经验,成就了《麦垛子》《蝶恋花.离情》《站在国旗下》《天使与魔鬼的对话》等绕梁不息的乐曲。如今陈晶已是广东音乐家协会会员,广东流行音乐家协会会员,中国音乐家协会录音艺术与唱片家协会会员,深圳音乐家协会会员以及鼎尖倍智创始人,一系列的荣誉与成就使她对音乐的态度更加执着,音乐作品也越来越出色。

今天我们有幸采访到了陈晶女士,让我们一起来听听陈晶女士的音乐心声。

采编记者(以下简称记):您好,陈晶女士,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您能先和我们谈谈当初为什么选择音乐吗?

陈晶女士(以下简称陈):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喜欢音乐了,与其他小朋友不一样的是,他们喜欢唱歌,而我喜欢识谱。那个时候觉得曲谱很奇妙,几个数字变来变去,就成了完全不一样的东西,因此我对作曲产生了浓烈的兴趣。带着好奇,一点点接触作曲,一步步探索,渐渐地我便在音乐上越陷越深。与其说是我刻意选择的音乐,不如说是音乐使我着迷,就像一盘美味的食物,在不知不觉间吸引我靠近,等我醒悟的时候,已经置身于音乐中间了。

记:我们都知道学艺术一类都需要很长时间的锤炼,那一路走来有没有遇到什么令您心生退意的时候呢?您是如何坚持住的?

陈:退意算不上,但确实有一段低迷时间。从2010年开始,我对民族管弦乐开始非常的痴迷,进行了大量的研究和学习,了解乐器的性能,音域及最优的演奏音区和演奏技法,写了非常多的作品,但是一直没有写出让我满意,让老师和大众认可的作品,这一度让我非常的沮丧。不过带着我对音乐的浓烈情感和老师的鼓励,我不断的研究、改进,终于2011年初在云南和贵州采风,让我获得了很多的灵感,把握住了写民族音乐的技巧,最后创作了民族管弦乐《花灯节》,这首乐曲的首演是由广西民族交响乐团在广西民族音乐宫演奏的,之后又参加了2012年12月的东盟音乐周开幕式,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和好评。也是在这个时候,我突然觉得只要能写出一部好的作品,再久的沉淀与准备也是值得的。

记:看了您的履历,所获奖项是非常非常之多,那您印象最深刻的一次获奖是哪一次呢?

陈:印象最深刻的获奖应该是2007年我的钢琴作品《麦垛子》,在中国钢琴 民歌情深 作曲比赛中获优秀奖的那一次,毕竟是第一次获得这种正式的奖项,记忆非常的深刻。这次的获奖对我来说是一次正式的认可,在我心里算是我首度作曲成功。就好像小时候学加减法,第一次在考试中通过的感觉,以后,便是看谁练习得多,谁算得更快了。

记:您所有的作品中自己最喜欢的是哪一首?是刚刚我们提到的获奖的作品吗?

陈:不是我们刚刚提到的《麦垛子》,我最喜欢的作品是《天使与魔

网名大全[/html2017/1/]鬼的对话》这首交响乐作品,这首作品是基于我们每个人心灵本身的,每一个人,其实都有两面性,比如积极与消极,温和与生气,坚持与放弃,开心与难过,等等,当两个截然不同的情绪撞击在一起的时候,便成了《天使与魔鬼的对话》所表现出的情形。作品乐曲中钢琴的优美旋律象征 天使 ,强烈冲击式的音响代表 魔鬼 ,这两组形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仿佛在交谈, 天使主题 从没有完整呈现过,每次才刚开始便戛然而止,一次次 无奈 地被乐队强力度齐奏的 魔鬼主题 所吞噬,仿佛我们人生的 拦路虎 ,一次次逼近我们,使我们喘不过气,音乐不断往返于美好的希望和残酷的现实之间,变现了人们内心的挣扎,但是峰回路转,一切的烦恼困苦都归于平静,最终天使主题的呈现,就像展开了人生的曙光。这首作品不仅仅是我们矛盾心理的描述,更是对美好生活,乐观心态的期盼与向往,希望每一个听到这首音乐的人,都能坚持自己内心积极的想法,寻找自己的光明。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