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司机的“年关”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7-31 13:40:34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 点击上方“太客”关注我们


大年初七一大早,司机万师傅又开着他那辆SUV出门拉活了。

 

这个春节,他过得并不踏实,“一直在琢磨年后要不要继续干,媳妇和孩子天天都劝我别出车了。”


距离过春节还有十多天的时候,万师傅就提前“停工”回家过年了。“年前北京又开始查网约车,我没有北京户口,怕挨罚。”他看过这样一则新闻,每天出门拉活都“战战兢兢”,今年1月中旬的晚间,北京交通执法总队会同公交保卫总队在全市37个重点地区,特别是北京站、北京南站、北京西站、首都机场等重点场站开展夜查。

 

当晚,有执法人员在北京站对一位非京籍司机进行了处罚。据该执法人员称,该司机违反了网约车规范中对于司机必须为北京市户籍人员的规定,将被处以2万元以内的处罚,并暂扣其车辆。

 

这样的片段成了网约车平台“外籍司机”无法逾越的一道“年关”。


年近半百的万师傅是重庆人,开网约车赚钱已经有一年半时间,年前的这次停工不是第一次,上一次是去年(2016年)10月份。

 

“年初(2016年)的时候每周还能赚七八千,到了九十月份一周赚五千块都算是好的了。”万师傅是优步中国的“忠粉”,他说自己有点“轴”,做什么事情都要做到最好,“我以前一直跑优步,每周都拿金牌。后来滴滴优步合并了,我去注册滴滴专车,但是SUV不能认证,会影响接单,这才注册了易到。”现如今在网约车新政的影响下,万师傅正在谋划第三次“停工”。对于停工后的去向,万师傅打算重拾“老本行”——当二房东。

 

就在十几公里外的东城区,司机张师傅正和乘客聊得起劲。

 

年前,张师傅参加了网约车驾驶员从业资格考试,已经“持证上岗”。当我询问考试内容时,他热情的问,“你也要考吗?我可以把复习资料发给你。”

 

2月8日晚,手机新闻客户端推送的一则消息让他兴奋到半夜。

 

当晚,张师傅所供职的首汽约车拿下首张北京市网约车平台经营许可证。看似平常的一张证书,其背后大有深意。

 

要知道,这是自网约车新政落地以来,北京市下发的第一张网约车平台经营许可证。据北京市交委介绍,市交通委审批中心已接受包括首汽约车在内的10多家网约车平台的咨询或申请。而首汽约车在北京市抢在了第一。

 

比张师傅更兴奋的或许是首汽约车CEO魏东,他在许可证领取现场说,“能够取得北京发放的第一张省一级的网约车平台经营许可证,很激动。”当天,魏东共领到3个证件文件,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及副本,以及申请从事网约车经营具备线上服务能力的认定结果。

 

再看其他平台,在今年1月底,神州专车宣布在福建获发网约车平台经营许可证,滴滴、易到等其他网约车平台都在积极申请中。记者查阅新政要求,平台线上资质认定为省级认证、全国通用,首汽约车在北京获发此证后,可在全国范围内适用。

 

但是,首汽约车只走完了关键性的“第一步”。按照交通部要求,网约车平台在某个城市获得线上运营牌照后,可全国通用无需再申请线上运营牌照,但落地全国各城市时,还需获取线下运营资格证。目前,首汽约车正在申请北京线下运营资质。

 

就在其他网约车平台低调行事的同时,首汽约车愈发高调,如此任性的背后是其“正规军”的身份。用魏东的话说,坚持合规性是首汽约车一直以来的底线。当其他平台的司机在“战战兢兢”“观望”的时候,几天前首汽约车广发“英雄帖”,“你就是伯乐,首汽约车司机推荐新司机”。

 

帖子发出的第二天中午,我用另一家专车平台出行,司机蒋师傅告诉我,这是他当天接的第一个订单,过完春节他不如以前积极了,“身边的一些不干了,一些司机都在观望,新政要求我们司机和车要拿三证,我们还没拿齐呢。”更关键的是,需要把私家车辆改成营运车辆,就这一点蒋师傅就接受不了。                                      

 

闲聊中,我无意得知,蒋师傅虽是外地人但是已经拿到了北京户口,前几天在朋友圈看到首汽约车的司机招聘海报,正琢磨着过几天去试试。蒋师傅说,“不求别的,为了钱赚得踏实。”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