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字画的市场价值怎么样 江南第一收藏大家:16根金条换一幅画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8-03 16:00:0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征集通知:

  广大藏家朋友,目前我们针对国际市场的需求和买家客户的委托,特定意向征集部分经典文物,要求品相完好必须保真,请藏家朋友相互转告,若有收藏的藏家尽快与我取得联系。

————丁总18588467743(微信同号)

【导读】作为书画家,他曾与张大千情趣相投、过从甚密;作为鉴定家,他与吴湖帆堪称“双璧”;作为收藏家,他与工商巨子刘靖基各有千秋,难分伯仲,被誉为“今之项墨林、安仪周、庞莱臣”。他,就是被誉为“江南第一藏”的收藏巨子、著名鉴定家钱镜塘先生,一生收藏历代书画共计5万多件。




1,钱镜塘每得佳作,必请吴湖帆过目鉴定


祖父钱笠群、父亲钱鸿遇,均做过清朝小官,且善丹青翰墨,爱好书画收藏。钱镜塘自幼深受家庭环境之熏陶,善画,能治印,爱好诗词戏曲。


20多岁时,钱镜塘为生活所迫到上海打拼,他从丝绸生意转而从事书画收藏鉴定,并得到吴湖帆先生的认可。钱镜塘的古董行“六莹堂”很快在上海滩名声鹊起,1935年到1949年间,以“六莹堂主”的名义举办的书画展览前后达44次之多。六莹堂很有个性,迅速在十里洋场打开了局面。


钱镜塘鉴藏活动的活跃期是在20世纪30年代初至50年代末,其藏品数量大,涉及面广,仅书画一项就上起宋元,下至近现代,主要是明清和近代,其藏品特点是关注中小名家、地域文化以及海派绘画等,且注重系列性收藏,对藏品进行整理、分类及保护。


随着钱镜塘收藏品的丰富、鉴赏水平的提高,他的交际圈越来越广,社交活动也日渐频繁,所交之友除了张宗祥、钱君匋等同乡旧好外,更多地还交了当时活跃于上海的书画名家、鉴藏家、文化名人,如吴湖帆、张大千、王个簃、朱屺瞻、唐云、刘海粟、张葱玉等。其中与吴湖帆的相识,对他的书画鉴藏生涯尤为重要。


钱镜塘与吴湖帆相交前后三十多年,两人之关系亦师亦友,彼此相惜尊重,时常酬应书画,探讨书画鉴藏之趣。


吴湖帆年长钱镜塘十多岁,且处处关照他,经常带他去参加一些书画家的聚会,并对那些书画家说:“你们不认识他,怎么算得上书画家?”他把钱镜塘看得相当高。钱镜塘每得佳作,必请吴湖帆过目鉴定,如果确系真迹,则请吴湖帆题签或跋文,如王石谷的《陈元龙竹屿垂钓图》、戴进的《春耕图》、王鉴的《溪山仙馆图》、沈周的《寒江独钓图》等。就在跟吴湖帆的交往中,钱镜塘积累了鉴定书画的经验,最终成了书画鉴定大家,因此,书画界与收藏界人士赠给他与吴湖帆两人“鉴定双璧”之美誉。



2,严嵩收藏过的《晚景图》只有钱镜塘敢买


钱镜塘有很多关于收藏的美谈,最有名的莫过于16根金条换一幅画。这幅《陈元龙竹屿垂钓图》是海宁人康熙进士陈元龙请大画家王石谷画的。如今此画是浙江省博物馆内的一级藏品。上世纪50年代初,这件作品流入文物市场,最初落在一位大收藏家手里,但他犹豫数日,怀疑此画是否值16根金条,最后以赝品为由退还。钱镜塘看到后毫不犹豫地以16根金条购入。


钱镜塘最出名的藏品是范宽的《晚景图》,这幅作品是怎样买来的呢?据他的孙子钱道明说:“解放前,上海有条司马路,就是现在的广东路一带,有人打电话跟我祖父说,有一张画,上面提的是范宽的字,但是没有印章。我祖父过去看了很长时间,当时没有人敢买,最后我祖父就买了下来。这幅画在明代是严嵩收藏的,到了清代,流入到当时大收藏家毕沅手里。毕沅出事后,这件作品被抄没入宫,后来又流入到民间,到了浙江平湖葛金烺家里,后来在葛金烺的后代那里,抗战时期,葛家的账房先生出了坏心,偷掉了一批画,我祖父看到的就是其中一件。我祖父有一个得力助手,就是裱画专家严桂荣,《清明上河图》以及上海博物馆和故宫博物院的一些国宝级书画,全是严桂荣装裱的。当时收藏界说我祖父慧眼识范宽,这就是我祖父说的有眼力,当时在上海就没人敢买这张画,我祖父买下来了。”



3,钟情任伯年 一生收藏其2000多件作品


钱镜塘最钟情的画家是任伯年。钱道明称:“任伯年作品我祖父收藏有2000多件,最出名的一件就是《华祝三多图》,前几年西泠拍卖拍出1.67亿元。还有就是任伯年的《群仙祝寿图》12条屏。我祖父当时住在南昌路,每天早上到重庆路的吴湖帆家附近的沧浪亭去吃面,那一天他吃好面回来,经过一个画廊,就很随意地走进去,画廊的老板正拿把刀在刮一件作品表面的赤金,祖父就问他说你用刀在刮这个干什么?老板说画卖不掉,要把上面的黄金挖下来卖钱。当时上面落着唐伯虎的款,很多人都知道这是假的,我祖父一看这是任伯年的作品,最后花了400大洋买下来,请严桂荣重新裱好,挂在家里。没想到挂在家里一个多月,当时上海美协的唐云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上海分会副主席)到我家来,跟我祖父说,现在他负责上海美协,但是上海美协没有像样的作品,是否能请我祖父捐几件?最后这一组作品以1200块大洋出让给了上海美协,如今,这12条屏就挂在上海中华宫里面。这就是我祖父收藏任伯年的两件最顶尖的作品,是他靠眼力收到的,如果没有眼力当时这件作品被这个画廊的老板刮掉当金子卖了。”


钱镜塘从1956年开始到“文革”结束,先后捐赠给国家3900多件藏品,其中浙江省博物馆1000多件、上海博物馆600多件。解放后,各个地方百废待兴,有的地方博物馆作品紧缺,比如当时的安徽省博物馆,赖少其是安徽省委宣传部副部长、文联主席,与钱镜塘是好朋友,他就来动员,能否捐一些作品给安徽省博物馆。最后,钱镜塘半卖半送,现在安徽省博物馆有部分书画就是钱镜塘的旧藏。


日伪时期,为了不让国宝外流,钱镜塘冒着生命危险,保存了许多五代、宋时期的书画名品,如徐熙《雪竹图》等。解放前夕,他婉拒张大千邀约去台湾的请求,为的是保护数以千计的书画金石收藏品。



收藏家说


鄙人雅好书画,殆成痼癖。遇古今名流手迹,往往浏览展玩,动废寝餐,观之不已,辄思购而致之,私为已有,积以岁月,箧衍遂兹,粉蠹汗牛,家珍徒拥,然看囊之钱有尽,嗜古之欲无穷,有时续遘新赏,爱有所迁,而力有年绌,转辗寤求,惟有踅斥旧藏,公诸同嗜,庶几易则两全,各得其所。——钱镜塘


简介:钱镜塘(1908~1983)


原名钱德鑫,字镜塘,晚号菊隐老人,浙江海宁人。幼年得其父钱鸿遇之传授,工书法与绘画。20岁以后,来沪独资经营书画,掌握了古代书画鉴别能力,成为沪上著名的书画鉴定家与收藏家。

若有各类藏品想要出手鉴定、或收藏文物精品请致电

艺术品经纪人丁总:18588467743(微信同号)

QQ1512808775

添加以下公众号:文物鉴定(wenwujianding110)长按复制

识别二维码

关注有喜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