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跑绿通!88小时4500公里!高速上爆胎,还遭遇暴力安检!这一路太难!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10-18 07:30:43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观看第一集请点这里




与拉快递的李师傅和马师傅分开后,我在昆明暂作休整,并通过微信卡友圈联络到了卡友姜师傅,故事相同之处在于我依旧是讲述一个普通卡车司机的日常,不同的地方则是在这里我将为大家呈现一个绿通司机如何在88小时跑4500公里的玩儿命之旅。


● 昆明至新疆 搭车出行前的一些琐碎


由于近段时间云南至新疆的香蕉运费价格较高,这也使得此前在老挝拉香蕉的姜师傅决定返回国内。一来可以借机多挣些,二来也得以有机会与阔别已久的家人团聚。




与姜师傅约好,他从金平装完香蕉与我在昆明的两面寺收费站汇合。


接到姜师傅的电话时我正在宾馆码字,他已经在金平装完香蕉,距昆明还有百余公里,我匆忙收拾好东西、退房……坐上出租车直奔卡友姜师傅途经的高速口。


早年间在昆明生活过近四年,对昆明印象一直不赖,结果这次临别时,让出租车司机着实恶心了一把。



当我说要去两面寺收费站时,出租司机就开始各种抱怨,诸如十一国庆期间会堵车,上高速会产生过路费,回程拉不到乘客不划算。我当时为赶时间,只能和颜悦色与他讲我坐车你打表咱们这叫买卖,如果实在感到为难,我可以选择换台车。



司机沉默不语,结果也比较喜闻乐见,我被绕路了,而且是绕了很大的一圈儿路。我当时真的很想与之理论,怎奈要赶时间,约好的姜师傅眼看就到,忍痛被宰一刀,只能认怂给钱走人。


●  一个人一辆车 卡友姜师傅的游击生活



说话间,姜师傅已到达两面寺收费站,由于道路限行,为拉上我姜师傅多绕了近20公里的路程。



上车后发现,驾驶室内只有他一人,这不免让我感到些许意外,从大西南跑到大西北,贯穿全国的路程只有他一个人,除了佩服之外多少还有对其身体能否熬得住有所担心。



在随后的谈话中了解到姜师傅之前曾在北京开过几年的工程车辆,后来又回到老家河南给老乡开半挂。当过职业司机的人多少都应该有所了解,给别人打工也就意味着在很多方面需要迁就、隐忍,其中的酸楚只有打工者本人才能体会。



今年的年初,与家人商量后,姜师傅决定买一辆半挂车为自己打工。车辆目前已经运营6个多月,无论是之前跑青藏线,还是后来出国拉香蕉,都是他一人开车,这样单人单车的日子他早已习惯。



由于近两年的市场行情实在不尽如人意,所以买车后选择自己一人开车,这样便省去了雇佣司机的费用。但对他而言,工作强度也就增加了一倍。像中国众多个体散户一样,在身体健康和挣钱养家这道选择题上他选择了后者。


●  苦逼绿通  4500公里的贴地飞行


因此次从云南昆明送往新疆库尔勒的香蕉属于绿通的范畴,客户为第一时间抢占新疆香蕉市场对时效依旧要求严苛,4500公里给了96个小时。


对于配有两个司机的车辆这点儿时间都略显不足,而姜师傅却选择一人扛下这单生意,这也是我所接触过最为拼命的司机,没有之一。


按照姜师傅的计划半夜从金平出发,到昆明载上我,再沿昆曲高速直奔昭通方向前行,今晚无论如何也要过四川遂宁。



我在手机地图上大致看了一下,今天至少还有近900公里的路要跑。



跑过云南高速的卡友们都应当有所了解,特殊的地质结构造就了特色的云南高速,桥隧相连比比皆是,动则十几公里、几十公里的长下坡更是无处不在。



为赶时间,一路上除较大的爬坡路段影响车速,其余路段几乎都是按着高速公路的最高限速在跑。


●  日行三千里 紧张与疲惫同在



拉绿通最大好处莫过于高速公路通行免费,也就意味着司机不用像拉普货那样选择走底道节省费用。



然而,对于拉绿通的司机来说,既要防止所载货物因淋雨而造成的货损,还要提防因遮盖太严造成货物发霉变质。因此,加盖雨布和解开雨布就成了车到服务区的额外体力活动。



4500公里的路程给96个小时的时间,也就意味着每天至少要跑1200公里。除此之外,为了多抢一些因堵车以及路上进服务区而损失的时间,一天跑1500公里是最为保守的办法。



一天跑1500公里是什么概念呢?姜师傅从早上七点开始摸方向盘直至半夜三点多钟,除进服务区吃饭、加油外一天20个小时都在开车。四天的时间里总共睡眠时间不超过10个小时。


这便是一个普通散户绿通司机的日常,所有的时间都在路上。在车辆行驶在陇南佛崖服务区时,不经意间发现右方向轮有严重吃胎的现象。



作为绿通车辆车速较快,如不把问题轮胎及时换掉,对车辆来说具有极大的隐患。姜师傅也表示车到新疆后便会把两个前轮换掉,顺带再换一对铝合金轮圈,观察吃胎现象是否会得到改善。


●  与死神擦肩 行车上路马虎不得



当车保持90公里的时速行驶在甘肃天水附近时,我在副驾驶位置听到轮胎传来的异响,起初误以为是轮胎压到边线传递的声音,但当车轮离开边线,声音依然存在。



姜师傅也感觉到车辆的方向有点儿向右侧倾斜,于是让我放下右侧车窗玻璃观察究竟是什么原因。当我落下车窗,发现轮胎已经起包,便急忙喊姜师傅停车。


姜师傅降低车速,想着把车对付开到服务区,但就在此时,听到"扑"的一个声响,车瞬间向右侧倾斜,方向也变的难易控制,好在当时已从时速90公里降至50公里,破碎的轮胎在与地面摩擦了近百米后终于停下。



为避免造成二次事故,姜师傅与我分别拿着三角牌和红色的机油桶奔向车后,在车辆后方放置警示标识。



当再返回车旁时发现,在我们停车的地方是落差十几米干涸的河床。



如果不是因为发现的及时,如果不是在当时降低了车速,后果简直不敢想象。



在高速公路护栏上寻觅到高速救援的广告,打电话过去,对方只用20分便赶到现场。卸旧轮胎换新轮胎一气呵成,300元的救援费加上一条五线杂牌轮胎共计1600元。


●  惊魂过后 过个充满意义的生日



天色渐晚,此时车辆行驶在兰州附近遭遇了近两个小时的堵车,加上之前更换轮胎耽误的一个小时,共计三个小时的宝贵时间就这样丢失了。绿通车,时间丢不起。


高速堵车,十之八九意味着前方发生了事故,如搭车去昆明时一样,越是这个时候,越会看到众多私家车肆意占用应急车道。



熬过了堵车,为抢回之前的时间损失,姜师傅选择继续前行,直至凌晨4点才进服务区。



早晨七点,微信上收到朋友的生日祝福,才记起今天是自己的生日,回想起昨日与死神擦肩,不禁感叹这个生日过得比较难忘。



总会在不经意间出现些对比,一边是为了生存苦逼大货车奔波在路上,一边是为放松心情驾驶小房车欣赏大漠风景。


●  边疆特色 粗暴的绿通检查



前面我们提到绿通车如果不超重是免收高速通行费的,不过在经过收费站时都要有工作人员进行验货以证明车上所载货物确实属于绿通范畴,在到达甘肃与新疆交界,经历了一种比较暴力的检查。



收费站工作人员使用螺纹钢制作的钎子对每辆绿通车至少要“插”三次,用来检查货物中间是否夹杂着其他非绿通货物。



司机对这种安检已经习以为常,熟练的将帆布掀起,整个过程一气呵成。为了更有效的取证,除了负责"插货"的安检员,边上还有一名记录员,用手机来对安检过程进行拍照取证。



其实相比其他地区动则一两个小时的卸货检查,这种方式倒也省时省力,少量的货损与宝贵的时间相比,哪个更为重要显而易见。但如果能够研发出一种零货损的扫描仪器,相信无论是对于司机还是收费站的工作人员来说一定是双赢。


●  大美新疆 领略别样西域风情


经历了收费站简单粗暴的绿通检查后,车辆正式进入新疆境内,路两旁的风景让久居内地的人们心情舒畅。



166万平方公里的新疆,占据我国六分之一国土面积,相当于9个广东省。一路下来能让你领略荒芜隔壁、丛山峻岭、冰川峡谷……



一路上随处可见返回内地一车多能的轿运车。除了拉商品车,它们还能拉百货、牧草、老牛、建筑材料……只要你能想象的出来,它都可以拉,真可谓技多不压身,艺高人胆大。



你能想象吗?在高速上,跑着跑着就遇见红绿灯了,跑着跑着就看见斑马线了,跑着跑着就到吐鲁番了。



到了新疆,尤其是到了吐鲁番地区,怎能不买上几斤葡萄?路边随处可见的小贩用力的大声叫卖着,招呼着过往的司机。


虽然这路边买的葡萄看上去品相不怎么样,但摘一颗放嘴里,其甜度、味道绝对是内地葡萄望尘莫及的。


●  一路驰骋 88小时终抵达库尔勒



用时88个小时,中途休息10小时,顺利抵达库尔勒。



近4500公里的征程,终于能够画上了完美的句号。在抵达物流园后,早已经等候多时的货主赶紧引导车辆进入仓库,姜师傅也麻利的倒好车、收好苫布、等待工人卸货。



没过几分钟,装卸工人陆续赶到,在这里你可以听到河南口音、四川口音以及听不出辨不明的众多外地口音。



雨布已打开,余下的工作便是工人师傅们卸货,也就意味着我也将结束这段行程。



整理好我在车内的物品,在物流园就近找了家饭馆,点了招牌特色,以此作为道别的方式。


●  编后语:


货运市场的不景气让众多的个人散户短线运输已无利可图,甚至连雇佣司机都成为一种负担。为了降低运营成本,他们选择一个人在路上,为了能够多挣些钱,他们不惜减少睡眠时间,时有惊险少有欢乐,这就是一个绿通司机的日常。(图/文 刘波)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关注卡车之家的卡友都发财了!

点击阅读原文,加入卡车之家,组织需要你!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