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手风琴图片_拉手风琴的孩子的故事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8-11 12:01:43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

  朋友小赵和我同住一个小区,我7幢2单元5楼,他8幢2单元3楼,如果他家的书房窗帘拉开,我站在我家北边客卧,就能清晰地看到他十多岁的儿子子轩胸前背着手风琴,一遍遍重复拉着练习曲。个子小小、身体瘦弱的他相对于十几斤重的手风琴来说,确实形体小矣,手风琴有他个子一半高,处在他胸前时,无论背还是抱都让人看着吃力,也不知他小身板哪来的力气,居然能承受得住。

  晚饭前那半小时,《我爱这蓝色的海洋》已经练到第四遍了。这是一首音域很宽,起伏很大,演奏难度也很高的抒情军歌,要表现出海疆的辽阔、山峰的高耸以及水兵的自豪,就需要手风琴的风箱打得很开,这样才能有气势。但孩子太瘦弱了,一个接一个的饱满风箱音都快失真。风箱拉太开,左手指头就容易出错而且也不容易推回来,音有点发虚,换气痕迹明显,歌曲的旋律有些迟钝,失去了流畅性。唉,孩子为了追求音色饱满只得把手风琴当拉力器,很快那张小脸有了厌烦和无趣,那双大眼睛因失掉光彩而空洞。这阳春白雪的乐器在小孩子手边玩得厌的时候,就变成凶器了。

  有一天,几个朋友聚餐,小赵有事要迟点来,就托付我们把子轩先接到饭店里来。小家伙走下车就背着沉重的书包到饭店一角的茶几边开始做起了功课。我们都知道子轩的学习成绩一直非常优秀,在这所城镇最好的小学里,他的成绩处于年级前茅。孩子做作业非常安静而认真,先做语文,再是数学,接着英语,还有别的学科。我们几个朋友没去打扰孩子,坐在饭桌前喝茶闲聊,等他们这对在这儿忙活的儿子和不在这儿也在忙活的爸爸。

  不多久,子轩就在那边有条不紊地整理起作业和书包,然后走过来坐在我们身边,沉稳得小大人似的,脸上写满了放松和开心,大眼睛也忽闪忽闪地扑捉着我们这些大人们说话时的表情,文静而不失热情,显然,他对与大人交往充满热情,完全不像别的00后独生子女那样冷漠无情,我们很愿意逗他玩。

  “子轩,做作业累不累?”一个朋友问。

  “不累,不过有时候找资料有点烦。”子轩一本正经地回答。

  “今年上五年级了吧,哪门学科难学呀?”另一位问,这位朋友的女儿也在这所小学,六年级了,孩子有几门功课跟不上,每次考试排序都进不了优秀,于是,他就给女儿报了英语、数学周末培训班,孩子周六或周日整个白天都在培训班,弄得夫妻俩双休日比上班还累。

  “体育难,我们学校在全区达标验收中倒数第一,校长生气了,体育课变成达标测试课。我最怕投实心球和立定跳远了,每天晚饭后,我爸就让我在楼下投球、跳远,烦死了。没办法,老师说了,学习成绩再好,体育达标测试不合格的不能评三好学生。”看得出子轩是满腹委屈。

  “子轩,你手风琴考到几级了?拉手风琴好玩吗?”另一位也想让孩子学习手风琴的朋友试探性地发问。

  “考到6级了,往上考级琴谱越来越难,我不想学了,但爸爸说考到10级,以后考高中能加分。”

  “我觉得拉手风琴比钢琴、小提琴、二胡好玩,能考级加分,平时在学校文娱演出又能耍酷,不是吗?”这位朋友又追问道。

  “反正我不喜欢拉手风琴,我喜欢吹葫芦丝,还喜欢下围棋,但我爸爸每周三次带我到城区学手风琴。葫芦丝、围棋只学了一年就不让我学了,他说学了这些没用处。”

  小孩和成年人不一样,他们因为喜欢一个东西,就会沉迷进去,这不怪小孩,这是那个东西的魅力,比如电脑游戏、流行音乐、动画片。为什么这些有魅力?因为孩子天生对这些动感十足、色彩鲜艳、声音美妙的东西充满好感,于是就一下子轻易被这些吸引进去了,甚至到痴迷。而对这些游戏及动画的制作、乐器的精确使用就不同了,这些有高级魅力,但没有初级魅力,所以呢,就不能吸引一般人的兴趣。

  说到底,搞音乐、美术是一种高雅的游戏,一般需要有足够的悟性和教养。否则,易沦为下品,拿钢琴、手风琴做为讨生活的器具,就离风雅太远了。乐器先是展艺,更高一点是展品,然后再高就是留作。

  暑假的一个午后,午睡后半睡半醒之间,忽然,一支由手风琴弹奏出来的美妙乐曲挤过窗子缝隙漫进我的耳膜:6 7|1 6 |||7 1 |2 7||6-……啊,啊!这是什么曲子,旋律如此熟悉。哦,对了,这是《喀秋莎》,一定是,对极了。“正当梨花开遍了天涯,河上飘着柔漫的轻纱!喀秋莎站在竣峭的岸上,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节奏明快、简捷,旋律朴实、流畅,就是这首苏联爱情乐曲,不管是谁弹奏或歌唱得怎样生涩及至走调,我也能快速地分辨出它的旋律。我不太懂乐理知识,也不可能从演奏者表现细节包括音准、音色、节奏、演奏技术、技能状态、风格、音乐素养、舞台风度、作品表现力等若干方面做出慎密观察、准确的评判,老实说,我只能听着乐曲的旋律,意会出乐曲表现的意境的皮毛罢了。但这首《喀秋莎》却不同,这是一首深深地刻印在我心底的乐曲,就像一丛野草,你用镰刀割去它的叶,用火烧去它的杆,但到了来年春风化雨,它依然从泥土中曝出芽,给点阳光它就疯长。因此,我可以说,从对面传过来由子轩弹奏的《喀秋莎》乐曲具备了形的美,但缺少神。或者说,即使中央音乐学院手风琴教授评价子轩演奏的《喀秋莎》形神兼备、余音绕梁,我也不会心悦诚服地接受。

  我认为,一首乐曲表现的好坏跟表现者对这首乐曲产生背景的熟稔程度有很大关系,至少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那么这首《喀秋莎》是怎样创作、传唱开来以及对我有如此磁力的呢?我们就简单回顾几个场景吧。

  《喀秋莎》又译为〈卡秋莎〉,本曲讲述一个叫“卡秋莎”的女孩思念、盼望在边防军服役的爱人早日归来的爱情歌曲。这首爱情歌曲竟在战争中得以流传,是因为这歌声使美好的音乐和正义的战争相融合,这歌声把姑娘的情爱和士兵们的英勇报国联系在了一起,这饱含着少女纯情的歌声,使得抱着冰冷的武器、卧在寒冷的战壕里的战士们,在难熬的硝烟与寂寞中,心灵得到了情与爱的温存和慰藉。

  那是在一场战斗的间隙,苏联红军一个步兵连的战壕里,疲惫不堪的士兵们突然听到随风飘来熟悉的歌声:“正当梨花开遍了天涯……”他们仔细听,发现那歌声竟然是来自对面的德军阵地。苏军一位中尉连长从望远镜里看到,在对面的阵地上,一伙德军正围着一架留声机欣赏着这歌曲。这个步兵连的战士们震惊了,愤怒了,他们未经请示就向敌军阵地发起了攻击,战斗非常惨烈。当他们打退了德军,找到那架留声机时,发现唱机仍在转动着,仍在唱着……中尉连长捧着唱片跪在地上失声痛哭,所有的战士都跟着哭了,为了夺回这张唱片,8个红军战士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对于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的小学生来说,他们最喜欢上的课肯定都是音乐课了。音乐是用音响的魔力作用于人的情感,引起联想、想象、激动、共鸣,以潜移默化的方式使人接受某种道德情操、精神品质、意识观念的熏陶渗透,它也可以诱发人内在的感情,触发人们内心积极情感,也使消极的性情感得到宣泄。那么,对于只有10岁,疾病、饥饿、孤独、胆怯甚至恐惧缠身的还是个小男孩的我来说,音乐表现出的抚慰更像甘露、醴酪的滋养。小集镇的小学校到四年级才开音乐课,这已经是很及时了。

  那时候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