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水流年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6-29 16:39:43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每天你都有机会跟别人擦身而过,你也许对他一无所知,不过也许有一天他会变成你的朋友,或者知己。
                                                                                       ——《重庆森林》
 
 

那晚,C冷不丁传来一条微信——“逗比下班文艺生活”。此处“文艺”不过是与其长久以来约定俗成的说法,意指阅读。当下,恰好下班回来正在看书。被其言中不由一乐,随手一拍当下所看之书传给他,以示猜中。



紧接着他从下图我所拍的那张朦胧的照片中读出了以下信息——桌面有董桥的书、中华书局的古籍、王敦老师的《中文系是治愈系》,以及摘抄、日记本。再次全中。


 

那是刚入大学之初,我们都是大班授课,所以除了室友,与很多同学基本仍不认识。与C的相识,完全是一个偶然间的“擦身而过”。当时把户口迁至学校集体户,得重新更换身份证。那个午后,收到通知便前往图书馆领取新的身份证,转身恰好碰着了C。无意中发现彼此身份证上所写的出生日期,竟是同年、同月、同日。


就这样,从此多了一位朋友。我属学渣中的战斗机,C则是学霸。那些年,古代汉语、古代文学的笔记,我全是抄他的,就在中珠图书馆那落地窗前。



与C之间的相处并没有太多的言语,却有种妙不可言的默契。平日里与其吃饭、看电影,他从不会问你喜欢吃什么或要看什么。可什么都不问,却总能全中你意。


毕业后,C回了福建,我则留在学校继续念书。那时我毕业论文做的是版本校释。由于所需小说版本奇缺,尤其初版尤为难找,查了很多高校图书馆未果,某次聊天中与C抱怨。时隔不久,收到一份来自福建的快递。拆开,原是各个版本的《困兽记》,包括那极其难找、破旧而稀缺的初版。



与C上次见面已是一年前,在福建匆匆一见。他依旧没问我要吃什么,直接把车停至一家大排档前。坐在马路边,一碗面线糊,一根油条,据说是当地的特色小吃。那晚风吹走了霾,火光微跃,锅碗瓢盆声起。热气腾腾中,店小二爽朗地喊着“来咯来咯”。乐滋滋地吃着,巷子里传来了歌声——“外貌早改变,处境都变,情怀未变……”“张国荣的《似水流年》”,不约地说。


我要推荐
转发到